相关文章

重庆:河道成建筑弃土垃圾桶 威胁下游安全(图)

  建筑垃圾梗在河里2公里

  城口境内有条亢河,曾有文章形容其“河水清澈见底,凝目可见游鱼,如逢下雨,激流如巨龙奔腾,飞泉直泻……”

  而今,随着城口至巫溪的公路开建,这条河却与从前大相径庭——黄褐色弃土和石头,从公路边一直堆到河床,几乎占据了河道断面的3/4,原来10来米宽的河床,最窄处已被“挤”得仅剩约1米。

  率队执法检查的包继明找人量了一下,结果令人难以置信——沿着公路倾倒的建筑弃渣竟长达约2公里,估计至少有二三十万立方米。

  类似情况出现在沙坪坝区嘉陵厂码头。市水利局调查发现,嘉陵厂码头堆放的弃渣,估计约3万立方米,已直接影响到行洪安全。

  建筑弃渣为何随意倾倒?究其原因,包继明认为,这些渣土本应设倾倒场地,但由于就近倾倒既省运费又省人工,施工方因此打起了“节约”的算盘。

  统计

  临河建路多数乱倒垃圾

  包继明告诉记者,自今年6月开展“清河行动”以来,已查处20余起建筑施工单位违规向河道倾倒垃圾案件,涉及10余区县。而事实上,违法乱倒的案子,远非这20余起。

  包继明认为,只要是临河修建二级公路的地方,建筑垃圾绝大多数被倒进了河道。这现象在远郊区县颇为普遍。

  “这是因为地方政府行政干预现象严重,导致当地水行政主管部门无法执法。”包继明说,比如某县准备修一条公路,会成立一个工程指挥部,一般由县领导担任指挥长等要职,同时明确规定,如果有执法检查,必须报请指挥部同意。“检查一般都不被允许,更别说执法。”包继明说,不得已,市水政监察总队派人前往执法检查。

  另一个困难是执法人员对当地不熟悉,由此造成不少“漏网之鱼”。

  隐患

  若发洪水威胁下游安全

  包继明认为,向河里随意倾倒建筑垃圾,更严重的后果是河道被堵塞,一旦洪水来袭,洪水很可能冲垮下游民房。

  以城口亢河为例,其下游是东安乡,总人口0.98万。也就是说,一旦暴雨来袭导致水位急剧上涨,那么下游近万名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将受到威胁。